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負債成本高企成“痛點”

銀行如何降本增效?

  加強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促進實際融資成本下行,是當前宏觀政策特別是貨幣信貸工作的重心所在。但是,以存款為主的負債成本居高難下,或已成為中長期內銀行支持實體經濟時難以回避的“痛點”。

  負債成本壓力有所增大

  “從規模占比看,存款是銀行負債經營的中流砥柱。簡言之,存款穩定,負債就穩定;存款成本低,負債成本就低。”興業研究策略分析師郭益忻表示。

  不過,近年來,銀行在存款方面的壓力與日俱增。華泰證券研究員沈娟表示,相較去年,今年上半年銀行存款成本率上升明顯,如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存款成本率較2018年全年平均提升0.12個百分點。

  莫尼塔分析師鐘正生、張璐指出,目前,銀行的負債結構更偏向于利率市場化成分——在2017年以后的銀行資金來源中,來自存款的比例降至約73%,且存款中來自結構性存款的比例顯著攀升——從4%最高升至6.7%,“帶來的結果是銀行負債成本趨于上升,同時商業銀行的利潤率持續走低。”

  “長期來看,在利率市場化和存款競爭壓力下,銀行存款定價抬升及存款結構向高成本存款產品傾斜是必然趨勢,將對其負債成本形成持續影響。”東方金誠首席金融分析師徐承遠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流動性分層對銀行同業負債和債券融資的影響仍然存在,且對低評級中小銀行形成較大壓力。同業‘剛兌’打破后,由于市場資金拆出意愿的分化,銀行負債壓力的結構性分布持續存在。”

  “今年以來,得益于央行持續的流動性呵護,商業銀行負債成本整體略有波動,但流動性分層明顯——全國性大型銀行的負債成本變化不大,而中小銀行資本市場融資成本上升,同業負債依賴度高的中小銀行壓力更為明顯。”徐承遠進一步解釋稱。

  郭益忻也認為,存款成本變化相對剛性。“無論是結構性存款,還是大額存單(特別是1年期以上),其特點都是成本相對較高。”郭益忻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短期來看,央行貨幣政策難以大幅放松,市場化利率缺少下行動力。中長期來看,流動性監管指標對銀行存款提出更高要求,但存款增長相對乏力,這成為銀行負債的‘痛點’。今年以來,雖然資金面保持合理充裕,但市場利率整體處于震蕩,銀行全口徑負債成本下行空間狹小,一定程度上制約實體融資成本下行。”

  “2018年以來,銀行面臨‘存款荒’、‘負債荒’,表現在銀行存款增速持續低于貸款增速。”中信證券明明研究團隊指出,“我們認為,這是銀行體系長期面臨的一大風險和困難,也是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重要阻礙。”

  中國銀行研究院近日發布的報告亦指出,銀行存款成本剛性,是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面臨的主要障礙。

  政策發力引導成本下行

  “銀行存款成本在2018年下半年以來大幅上升,銀行間存款競爭激烈,市面上出現了多種利率較高的存款產品。”國信證券分析師王劍、陳俊良指出,“但監管部門對此已有所行動。今年10月,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進一步規范商業銀行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央行在11月發布的2019年三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亦強調,要‘維護好存款市場競爭秩序,保持銀行負債端成本基本穩定’,意指打擊各種高息攬存行為。預計明年存款成本上升的壓力將會緩解。在銀行間市場利率向存款傳導仍然不暢的背景下,為進一步引導貸款利率下行,政策當局料將重心轉向高息存款品種的治理,包括‘偽結構性存款’、‘智能存款’、類貨基等。”

  中金公司的許艷等分析員也預計,在理財打破“剛兌”、規范結構性存款逐步推進的情況下,明年銀行的負債成本或將逐步下行。

  郭益忻指出,“2019年,銀行存款增長態勢較2018年有所恢復。這得益于前期信貸的大力度投放、財政支出的前置以及‘非標’融資的恢復。展望未來,逆周期政策將繼續‘托底’經濟。信貸、專項債將支撐起社融必要的增速,存款增長企穩回升的向好態勢也有望保持。不過,通過規范結構性存款業務來引導利率下行,或在中長期才能見效。”

  明明研究團隊指出,金融供給側改革的推進疊加經濟增速換擋,將使銀行存款相對短缺的狀態持續較長時間。“目前,監管層繼續推進金融‘嚴監管’是確定性事件,因此‘非信貸’的貨幣派生業務將持續萎縮,而這將直接造成新增存款少于新增貸款。同時,鑒于目前信貸投放增速依舊承壓,表內信貸派生的貨幣也相對不足。二者相互疊加的結果就是部分銀行將面臨存款相對短缺的壓力,這種短缺是結構性的、有持續性的。”

  該團隊進一步稱,存款結構性的缺乏也將不斷“倒逼”央行降準、降息,未來央行應開展“非對稱降息”,即相對于MLF利率降幅,更大幅度地下調OMO(公開市場操作)利率。

  徐承遠指出,為進一步緩解銀行負債壓力,央行未來可繼續采用降準操作,運用多種貨幣工具往市場投放低成本的貨幣資金,幫助降低銀行負債成本。同時,行業監管部門可嘗試根據不同類型的銀行設置差異化監管標準,緩解其流動性和資金成本的壓力。

  銀行如何“降本增效”?

  “負債成本的降低應當更多從內部著眼,挖掘潛力,通過品種、期限的調節來實現。”郭益忻指出,“降低存款成本,重點是降低高價存款的比重,主要涉及期限(長換短)、產品(存款換成同業負債,前提是流動性指標達標)等的靈活調整。”

  根據對各負債科目的分析,針對大中小行不同的處境,郭益忻認為,大型銀行由于各融資渠道都暢通,流動性指標改善余力大,應當聚焦降成本這一核心目標,更靈活地在期限和品種之間切換,為資產端的配置創造條件。具體措施包括短端挖潛結算性資金;主動負債擇機“以低換高”;抓住發債黃金時點,規模上用足限額,期限上爭取拉長。

  “對中小銀行而言,各融資渠道梗阻出現改善跡象,優先滿足流動性指標的達標需求后,在合意基礎之上再談降成本。中長期負債逐漸融冰,資質相對較好、有自信的機構要盡早安排發行。存款方面,一要關注大戶的穩定性,二要做好零售端,達到聚沙成塔的效果。對于享受額外降準待遇的機構,要優化流動性資產的組合,做好資產負債的匹配。”郭益忻指出。

  “3年以上的金融債是銀行長期穩定的市場化負債來源,隨著央行9月宣布全面降準,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和大型城農商行目前的金融債發行利率迫近歷史低位。同時,部分中小城農商行發行小微金融債也完全符合監管的導向。這應當是現階段負債組合管理中的著重發力點。”郭益忻強調。

  徐承遠表示,銀行應加強產品創新和服務能力,以提高存款客戶黏性,同時,逐步落實資管新規,推進理財業務的凈值化轉型,緩解銀行存款流失壓力。

  中國銀行司庫課題組近日發布的報告建議,銀行需轉變“就存款抓存款”的觀念,通過“以客戶為中心”的產品和服務體系獲客、留客,通過滿足客戶資金收支和投融資需求做大流量,以資金流量帶動存款增長。同時,應緊抓零售存款增長機遇,聚焦重點客群和重點場景,做大流量,挖掘存量。第三,需提升對公客戶服務水平,聚焦交易銀行平臺建設,打通交易鏈條,促進資金沉淀。在此基礎上,積極爭取資本項目開放帶來的存款機遇。第四,應優化資產結構,夯實新興行業客戶基礎,加快發展個人消費金融;進一步創新授信模式,適應新興行業和小微企業融資需求。此外,需夯實基礎設施,提升賬戶數量和質量,加大優質賬戶的營銷力度,提升重要產業鏈上的賬戶份額;補齊信息科技技術短板,提升客戶體驗,充分發揮其存款引流作用。

  郭益忻還指出,銀行應制定切實可行,與實體經濟擴張相匹配的規模增速目標,合理規劃負債增長。“中長期來看,若銀行整體規模增速能夠逐步與名義GDP增長逐步匹配,淡化對規模的追求,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降低對存款的渴求。”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