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債券CURRENT AFFAIRS
債券 / 正文
北大方正債券違約 債市違約事件持續增加

  12月2日晚間,上海清算所發布 “關于未收到‘19方正SCP002’付息兌付資金的通知”。通知表示,2019年12月2日是北大方正集團有限公司2019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資券(以下簡稱“19方正SCP002”)的付息兌付日。截至當日日終,仍未收到北大方正集團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兌付資金,無法代理發行人進行本期債券的付息兌付工作。

  作為知名高效企業,北大方正的債券違約消息甫一公布,引發各方矚目,沖擊著信用債市場的“信仰”。業內人士表示,自2014年我國債券市場出現實質性違約以來,信用債違約數量和規模逐年增加,債市違約已經逐漸常態化。整體上看,目前債市違約主體行業和地域較為分散,不存在大面積違約的基礎,市場整體風險可控。隨著債券違約處置逐漸完善,債市違約風險將得到有效化解。

  北大方正首只違約債券

  就在12月2日當天,北大方正也發布公告稱,因流動資金緊張,截至2019年12月2日日終,公司未能按照約定籌措足額償付資金,“19方正SCP002”不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

  公告顯示,“19方正SCP002”是北大方正2019年第二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總額為20億元,本計息期債券利率為4.94%,期限270天,到期兌付日為12月2日。

  作為知名高校的下屬企業,北大方正首只債券違約,引發各方高度關注。公開資料顯示,北大方正由北京大學于1986年投資創辦,為大型國有控股企業集團,其第三季度財報數據顯示,北大方正總資產為3657.1億元,前三季度共實現營業收入917.69億元,同比下滑3.76%;歸母凈利潤為負31.93億元。

  北大方正在12月2日發布的公告中,就違約債券后續工作安排提出三點:通過各種途徑積極籌措資金;召開持有人會議;按照規定履行后續信息披露義務。

  12月3日晚,北大方正集團旗下多家上市公司針對媒體報道的“北大資產擬為方正集團引入戰略投資人”發布公告。公告稱,“經向控股股東北大資產了解,按照中央關于高校所屬企業體制改革的相關部署,北大資產擬為方正集團引入大型央企作為戰略投資人。北大資產正就此事與各方緊密溝通,目前尚未最終確定戰略合作方及具體交易方案,后續能否順利推進存在重大不確定性。一旦最終確定,方正集團實際控制人將可能發生變化”。

  債市違約事件不斷增加

  北大方正債券違約,是今年新增違約事件的一個案例。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日,債券市場年內已有159只債券違約,違約金額合計為1257億元,違約家數和金額繼續增長。

  過去幾年,我國債券市場違約事件逐漸增多。2018年全年,公司信用類債券共有46家發行人的130只債券發生違約,涉及發行金額1243億元,同比增長219%。

  此前不久,人民銀行在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中表示,對于債券市場違約,部分企業經營發展模式粗放,在宏觀經濟形勢較好時期盲目擴張,過度依賴債務融資,風險積累較多。2018年,國內外形勢更加復雜嚴峻,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企業盈利能力下滑,融資渠道收縮,一些企業資金周轉出現困難,發生債券違約。

  作為AAA級主體,北大方正的債券違約,再次印證“違約主體的評級向高等級擴散”的趨勢。中證鵬元資信相關研究表示,違約主體所屬行業從2018年之前集中于某幾個行業開始向各行各業擴散,至2019年9月,除銀行以外的其他行業均有違約事件發生。違約主體較多的行業普遍存在行業增長乏力、競爭激烈等情況,如化工、紡織服裝、商業貿易等。同時,這些違約主體多為民企且規模較小,在經濟增速放緩和信用環境緊縮環境下更難以獲得或保持競爭優勢、抗風險能力弱,因而易成為違約高發行業。

  市場化解風險渠道豐富

  “無論是從市場發展的客觀規律,還是從國際經驗來看,違約是在債券市場逐步成熟的過程中難以避免的現象,應當客觀理性地看待債券市場違約風險及其影響。”《中國金融穩定報告》表示,單體的債券違約,有利于完善信用風險定價機制,加快市場出清,促進經濟結構調整,打破剛性兌付。但若債券違約大面積爆發,也會打擊金融市場信心,影響債券市場發揮正常融資功能。因此,應在遵循市場化、法治化原則的前提下,穩妥部署應對措施,保障債券投資人合法權益,防止債券違約風險擴散蔓延引發系統性風險。

  隨著債券違約事件增多,如何高效處置違約債券,如何有效化解市場風險,成為近年從監管層到業界各方探討的焦點。

  實際上,當前違約債券的處置回收率還比較低。有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126家違約主體進行兌付的有34家,其中全額兌付18家,部分兌付16家,360只違約債券中進行兌付的有49只,其中,全額兌付28只,部分兌付20只,累計兌付金額217.01億元,累計回收率8.65%。

  對此,從監管部門到市場各類機構,均在積極推動違約債券處置機制的完善,豐富處置方式。比如,今年以來,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北金所、滬深交易所等在違約債券的處置上,進行了諸多探索和實踐。今年2月27日,交易中心組織開展了新一輪債券匿名拍賣,到期違約債首次進入匿名拍賣。今年4月,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推出以動態報價機制為核心的到期違約債券轉讓業務。5月,滬深交易所債券擔保品處置平臺業務正式落地,并順利完成首筆交易。

  處置方式的豐富和完善,顯然有利于違約債券后續的回收。甚至,業內各方也已經在期待中國版高收益債市場的逐漸形成。人民銀行方面表示,下一步,應持續加強債券市場制度建設,進一步完善違約債券處置機制,提高違約處置效率,推動市場應對和化解風險的能力不斷提升。其中的舉措之一,就是完善到期違約債券交易機制安排,引導更多的專業化投資者參與違約債券處置,提高風險出清效率。

責任編輯:韓勝杰
相關稿件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