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外匯CURRENT AFFAIRS
外匯 / 正文

11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956億美元

下一階段仍具有穩定基礎

  國家外匯管理局12月7日公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1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0956億美元,較年初上升229億美元,升幅0.7%。

  對此,武漢大學經濟學博導管濤向《金融時報》記者表示,目前外匯儲備規模變化主要受到國際市場匯率和資產價格波動的影響。實際上,我國跨境資本流動仍比較穩定,外匯市場供求保持基本平衡。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也指出,11月份,我國外匯市場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市場預期總體穩定。而在此背景下,受全球經濟增長、貨幣政策預期、貿易局勢等因素影響,美元指數小幅上漲,主要國家債券價格有所下跌。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估值因素,是影響當月外匯儲備規模變化的主要原因。

  “綜合考慮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效應,估值變動導致本月外匯儲備規模減少。”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分析說,從主要匯率變動上看,美元指數走強,從10月末的97.4升至11月末的98.3,升值幅度達到0.9%;歐元走弱,兌美元匯率從1.1153貶至1.1019,貶值幅度達到1.2%;日元走弱,兌美元匯率從108.025貶至109.51,貶值幅度達到1.3%。我國外匯儲備中以非美元貨幣計價部分折算成美元計價后形成估值損失。從債券收益率和價格上看,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從10月末的1.69%升至1.78%,以美元標價的已對沖全球債券指數下跌0.1%,導致我國持有的債券價格下降,外匯儲備賬面價值減少。

  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告訴《金融時報》記者,除了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還會有外匯儲備投資收益。三項合并看,我國外匯儲備規模變化還是在一個極為溫和的范圍內,大數仍是3萬億美元以上。

  總體上看,今年以來,我國經濟繼續保持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發展態勢,主要指標運行在合理區間內,有效應對了國際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的復雜局勢。王春英指出,受此支撐,我國國際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外匯儲備規模總體穩定。

  實際上,近年來,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始終保持在3.1萬億美元上下波動。“由于外匯儲備受估值效應、貿易情況、跨境資本流動等多種情況共同影響,計價貨幣匯率、債券收益率、貿易差額等波動在所難免,因此,外匯儲備規模在不同月度間的上下波動也屬正常情況。11月末數據雖有所回落,但仍較年初上升229億美元。”溫彬表示。

  下一步外匯儲備規模變動情況會如何?招商證券研發中心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回答稱,未來我國外匯儲備規模不會有比較大的變化。考慮到匯率折算、資產價格和外匯儲備自身收益三者的變化,預計外匯儲備規模會有一個緩慢而小幅上升的趨勢。

  趙慶明也認為,影響我國外匯儲備規模變化的匯率折算、資產價格和外匯儲備自身收益這三大因素都主要與國際金融市場變化有關。而從內部看,境內外匯市場供需仍會是比較平衡的。

  當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外部不穩定不確定性因素依然較多。但王春英強調,我國經濟發展有著巨大韌性、潛力和回旋余地,經濟長期向好的態勢不會改變,并將堅持新發展理念,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持續推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這有利于我國外匯市場保持平穩運行,也將為外匯儲備規模總體穩定提供支撐。

  在溫彬看來,我國外匯儲備規模仍具有穩定基礎。隨著我國對外開放步伐不斷加速,逆周期宏觀調控政策逐漸發力,貿易有望改善,銀行代客遠期凈結匯已連續14個月保持順差,遠期人民幣具有升值預期,這些向好因素都有助于保持外匯市場供求穩定,維護跨境資金流動基本平衡。因此,下一階段我國外匯儲備規模將繼續保持穩定,完全有能力抵御各種風險沖擊。

責任編輯:韓勝杰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