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土地承包期再延長:夯實金融支農重要落腳點

  上月底,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進一步明確了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保持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的重要意義和總體要求,并對“長久不變”的穩妥推進提出了第二輪承包到期后堅持延包原則、建立健全土地承包權依法自愿有償轉讓機制等實施意見。

  1978年起,我國農村土地開始實行包產到戶,首輪承包15年到期后,1993年至1998年進行了期限為20年的第二輪承包。在第二輪承包期滿之前,中央又提前確定了第三輪承包期限,并再次明確承包地和承包關系長期不變,這將消除農戶對未來中長期農地政策變動的擔憂,為農村地區進一步發展提供保障。

  維護農民權益是我國農地制度改革一貫堅持的原則。這次土地承包權期限的遞增和持續疊加的意義還不止于此。

  農地權利制度的不確定會對人力在地區之間的流動產生影響。因此,在農村社保制度全面覆蓋之前,作為農民進城發展的“底氣”,承包地和承包關系的長期穩定就要得到保障,這也是《意見》明確“現階段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權作為農戶進城落戶的條件”及“堅持延包原則,不得將承包地打亂重分”的重要原因。土地承包關系的長期不變,一方面將常住地的選擇權交還給農民,保障了農民權益和城鎮化的穩步推進;另一方面將改善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過程中農村產業的發展狀態。

  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我國農戶承包耕地流轉率在2018年已達38%,新型經營主體隊伍不斷擴大。規模化生產經營主體相對于個體農民經濟而言更易接納現代化生產方式和經營手段,從趨勢來看,新型生產經營主體將成為促進農村產業轉型的關鍵力量。但是,多數農戶對于與新型經營主體或企業簽訂中長期農地承包經營權流轉合同尚存疑慮(現實中多是一年一簽),除了擔心承包關系不穩定而失去土地之外,土地所承載產業的發展前景及土地本身的價值預期,也導致農戶傾向于通過縮短合約期來降低風險,因此也限制了農地價值的提升。此次提前明確承包地與承包關系長期不變,為農地升值與產業發展預留了充足的空間。有了穩定的承包關系和權益保障,地方政府、新型經營主體和農戶都可以對未來生產生活進行中長期規劃,在農地流轉關系相對穩定的基礎上,基礎設施、生產性投資收益預期等都將獲得改善,農村地區的產業轉型也就能更加主動地進行。

  農地承包關系長期不變,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人和產業發展的穩定性。而穩定性也是金融支農的基礎。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秘書長俞建拖近日談及農村金融供給時認為,我國農村金融機構在城鎮化過程中的金融支持力度尚存不足,同時,缺少圍繞農地經營權流轉的實質性金融探索和創新。這種困境背后正是對應著土地之上人和產業的不穩定性。筆者在多地調研中也發現,對于進城務工而未落戶的群體,不少金融機構表示很難對其提供適合的金融服務。一方面,農村金融機構受業務范圍限制,難以捕捉其在城區的生產經營狀況;另一方面,城區的金融機構也無法獲得其充足的數據信息,有針對性的營銷和風控就難以開展。而圍繞農地經營權流轉的金融服務,由于新型經營主體經營內容不穩定且風險較大,農地抵押貸款產品創新多數還是要依托保證保險或風險補償,再加上缺少農地處置手段,現實中表現為相關金融創新產品的作用效果有限。

  土地政策的長期穩定和持續性也是金融支農的重要支撐點。這次出臺的《意見》對穩定人和產業發展的作用將在一定程度上傳導給金融服務方,生產的可持續性讓金融機構更好地預測金融需求者的收益和風險,金融支農在找到落腳點后,相應的探索和創新也會更為有效。

  此外還要看到,除了農地制度因素外,“三農”參與者特別是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本身的能力素養也影響著產業的可持續發展。一些通過土地流轉得以實現規模化生產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并未真正了解規模化的意義,也未能逐步采納現代化的生產管理方式,相應的購銷渠道也未能實現產業化,導致其仍然面臨著巨大的自然風險和市場風險。對此,金融服務模式的實質性創新是必須加強的環節,在資金支持之外,包括政府、機構、行業協會都應繼續關注對新型經營主體非金融層面的能力提升。因此,有了穩定并長久不變的土地承包關系,社會各方還需繼續發揮合力,進一步加強金融支農力度。

責任編輯:楊喜亭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