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四跟四走”:大山里闖出致富路

  編者按:

  資金杠桿要以產業為支點,而真正起決定作用、產生帶動效應的還是人。作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廣西20個深度貧困縣之一,融水苗族自治縣將資金與貧困地區的產業、企業、合作社以及個人緊密聯系起來,形成互為依存、和諧共生的正向閉環,產業扶貧得以聚集更大力量,發揮出更好效果。

  “資金跟著貧苦戶走、貧困戶跟著能人走、能人跟著項目走、項目跟著市場走”,在對廣西幾個貧困地區采訪過程中,這一被稱為“四跟四走”的產業扶貧模式給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發展產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將資金與貧困地區的產業、企業、合作社以及個人緊密聯系起來,形成互為依存、和諧共生的正向閉環,產業扶貧才能聚集更大力量,發揮出更好效果。

  作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廣西20個深度貧困縣之一,地處深山峻嶺中的融水苗族自治縣正是在“四跟四走”產業扶貧模式引領下,走出了一條拔窮根、摘窮帽,通過自我發展脫貧致富的希望之路。

  “資金杠桿要以產業為支點,而真正起決定作用、產生帶動效應的還是人。信用社與企業、專業合作社、農戶打交道最多,我們會主動扶持那些有知識技能的創業者和能人,讓他們發揮好創富帶富能力。“融水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主任梁素斌在談到金融扶貧工作時,對能人帶動作用深有感觸。

  能人帶動  抱團發展

  在距離融水縣城65公里處的元寶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常年生長著多種珍稀樹種,其中就包括杜明忠傾注近20年心血研發培植的野生石崖茶。

  “我們苗民祖祖輩輩喝這種長在懸崖峭壁上的古樹茶,過去因為采摘困難、產量又低,加上交通閉塞,一直不為市場認知,只能作為粗茶很便宜地賣給浙江、福建等地的茶商。2008年村里成立茶葉專業合作社以后就不一樣了,從種植、加工、銷售到技術咨詢培訓,全部在本地完成。現在我們的石崖茶在市場上供不應求!“穿行在溝壑縱橫的元寶山中,杜明忠指著遠處散布于海拔千米山腰上的一片片茶園說。他還告訴記者,除了當地原生態野茶種,合作社這幾年還引進了其他優質茶樹,不僅形成了規模化產業,注冊了自己的商標,更打出了叫得響的品牌。

  杜明忠生活的安太鄉小桑村,曾是個十分貧困的苗寨村落。2000年前后,看到外地茶商用極低廉的價格收購本地茶葉,加工后再以高價在市場上賣出,杜明忠暗下決心——靠自己的努力帶領父老鄉親甩掉貧窮的帽子,走上致富道路。他一邊種植茶葉,一邊苦讀茶葉栽培和加工專業書籍,并自費參加茶葉技術培訓班,不斷摸索和總結經驗。2002年至2008年,當上村委主任的他帶動村民種植茶葉,并在世界銀行貸款支持下開辦了村里第一家茶廠。2008年,杜明忠牽頭成立了云峰茶葉專業合作社,并辭去村委主任一職,將更多時間和精力投入到培訓茶農、發展茶產業中。

  走入合作社,只見整整一面墻上掛滿了鄉、縣、市到自治區多年來頒發給杜明忠和妻子杜燕紅的證書。不過,最被杜明忠看重的是中國科協和財政部在2015年授予他的“全國科普惠農興村帶頭人”稱號。

  提到這一榮譽的由來,他告訴記者,為了尋找最優質的本土野生茶葉品種,他和妻子用了三年時間,風餐露宿,采集到60多個樣本,然后經遴選培育,終于在2014年獲得全國唯一特種茶優質金獎,躋身全國名茶之列。此后,合作社的茶廠也從最初的十幾平方米的手工小作坊,發展到如今2000多平方米的現代茶廠。“他的事跡還上了央視的三農專題節目,成了全鄉全縣的名人呢。”融水聯社的一位工作人員補充道。

  “在合作社獲得7.5萬元世行貸款后,2013年我以個人名義向信用社貸款10萬元用于增加設備,第二年還款后又貸了30萬元,現在還有5萬元貸款用于茶葉收購。”說到與信用社的合作,杜明忠表示,資金支持在合作社發展中起到了關鍵作用。目前,合作社現有社員86戶,其中簽約產業扶貧入股合作貧困戶7戶。茶業種植、采摘、生產、包裝等環節輻射貧困戶人口1000多人,帶動貧困人口300多人。

  杜明忠表示,對于尚未脫貧的茶農來說,一方面通過“公司+合作社”方式簽約入股,另一方面還可以申請農戶小額貸款。“有信用社資金支持,有合作社示范帶動,很快就能摘掉貧困帽子、走上致富之路。”在小桑村,融水農村信用合作聯社安太信用社累計支持貧困戶27戶,涉及金額133萬元。如今,當地農戶僅在茶葉種植上獲得的年收入就達幾千元甚至上萬元。

  產業支撐  金融助力

  從小桑村出發,記者一行繼續沿陡峭的山路,來到建在元寶山海拔更高的一處廠房,見到了當地有名的“女能人”——融水元寶山苗潤特色酒業公司的負責人謝秀萍。

  “為什么把加工廠建在這么交通不便的地方?因為只有這里的氣候和水,采用傳統農耕生態種植方式種出來的稻米,再運用我們苗族傳統黃酒釀造工藝,才能釀出好酒啊。”謝秀萍介紹說,“另一方面,山區農戶種植分散,而且大部分都是婦女,公司會采取上門收購的方式。”讓記者沒想到的是,雖然地處偏遠山區,公司這些年生產的品牌黃酒全部銷往北上廣深的高端養生酒市場,不僅沒有一瓶庫存,而且每批酒出廠前至少3個月就拿到訂單,產品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局面。

  一位正在晾曬稻米的苗族婦女,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話告訴記者,她家剛剛在上個月脫了貧。因為丈夫生病沒有勞動能力,家里還有老人和兩個讀書的孩子,過去只能靠她外出打零工勉強維持生計。酒廠建起來后,她家2畝地種出來的糯米可以按每斤4元的收購價賣給公司,她自己也可以來酒廠工作,“像現在這個季節,一天能掙100元吧。”

  

  “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廣西融水農村信用合作聯社貸款支持下,謝秀萍帶領山區農戶采用當地生態種植的稻米和苗族傳統工藝,釀制出深受市場歡迎的特色黃酒,帶動6 個貧困村、280多戶貧困戶實現脫貧致富。謝利攝

  這只是她收入來源的一部分。謝秀萍告訴記者,酒廠開辦之初就確定了“公司+示范基地+合作社+農戶”的發展模式,希望通過發展特色產業幫助當地農民脫貧致富。2019年,公司與4個農民種養殖專業合作社以及6個貧困村建立了合作關系,直接簽約扶貧入股合作貧困戶6戶,稻谷種植、黃酒釀制、生產包裝、代理展銷等環節共帶動農戶826戶,其中貧困戶248戶。“具體來說,農戶用農信社發放的5萬元小額貸款作股金,入股合作社,公司每年將利潤分紅給合作社。貧困戶每年分紅就有5000元以上,再加上訂單種植、土地流轉、勞務就業的收入,年收入達到萬元不成問題。”據了解,自從酒廠運營后,當地貧困戶收入人均增加1500元以上,2016-2018年已累計帶動286戶貧困戶脫貧。

  融水聯社的工作人員介紹說,現在酒廠年產優質益生菌黃酒40噸,總產值超過2000萬元,產品市場前景非常好,產業帶動效應十分明顯。“從2012年公司創立至今,聯社已累計貸款支持260萬元,其中180萬元是信用貸款。現在這里不僅是產業示范區,也是融水縣金融扶貧示范點。”

  頭雁引領  自我發展

  “產業扶貧要以市場為主導、企業為龍頭、農民為主體,其中企業家、創業者、技術專家等各類能人常常起到關鍵作用,也是我們貸款支持中十分看重的要素。希望像杜明忠、謝秀萍這樣的致富帶頭人越來越多!“梁素斌總結說。

  她表示,融水聯社以特色產業為抓手,縱向擴大金融服務領域,橫向豐富金融服務手段,充分發揮自身網點全覆蓋和優惠政策多的優勢,分片營銷、分戶到訪、創新抵質押方式、加大政策扶持和信貸投入力,通過積極支持一批具有苗鄉特色、良好經濟效益的企業,創建廣西本土品牌,促進農業發展、農民增收和農村繁榮。今年1-9月,融水聯社累放貧困戶貸款1148戶,金額0.63億元。截至9月末,貧困戶貸款戶數6000戶,余額3.23億元,其中扶貧小額信貸戶數5153戶,余額2.47億元。扶貧小額信貸發放量占全縣扶貧小額信貸發放量的99.99%以上,是名副其實的金融扶貧排頭兵。

  記者還了解到,融水縣通過實施“頭雁引領工程”,發揮黨員創富帶富作用,建立村級致富帶頭人信息庫,涌現出一批農村黨員致富帶頭人。現在每個貧困村有3名以上致富帶頭人,創業帶頭人人才信息庫達到463人;2.97萬戶貧困戶參與特色產業發展,參與率超過95%。

  “有產業支撐、有資金支持、有能人帶路,這里的貧困村、貧困戶就能夠通過自我發展摘掉貧困的帽子,走上致富之路。“梁素斌說。

責任編輯:李昂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