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學術動態CURRENT AFFAIRS
學術動態 / 正文
新時期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戰略的思考

  鄉村振興是黨的十九大確定的重大發展戰略之一,是促進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是金融回歸本源、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必然要求。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提升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水平,有助于統籌城鄉發展、打造新的增長極,實現經濟社會平穩發展和人民富裕的目標。金融支持鄉村振興,需要充分考慮鄉村發生的深刻變化、鄉村振興中出現的新業態、新需求,采取更加有針對性的措施,提升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質效。

  當前鄉村正在發生深刻變化

  (一)鄉村人口結構發生深刻變化。城市化進程以及戶籍制度的改革,深刻影響了農村地區的人口數量以及結構。對東北一縣級市調查顯示,青壯年勞動力持續向城市遷移,近五年,農村人口減少了近20萬人。即使戶口仍留在農村,但眾多青壯年勞動力日常生活也脫離了原有的農村,農村常駐人口呈老齡化、村莊呈空心化。農村青壯年勞動力向城市遷徙,是離家務工、追求生活便利、子女更高水平教育的綜合結果,短期內難以根本性逆轉。

  (二)鄉村生產組織方式由小農經濟向農業產業化轉變。調查顯示:在東北農村,老人主要從事傳統農業生產,新生代農民更多從事泛農業生產。眾多農民的主業已不在是農業,農業已成很多農民的副業。這種轉變使得農村地區傳統小農經濟開始衰落,集體經營、合作經營、企業經營等共同發展的新型農業經營體系正在形成。

  (三)城鄉統籌發展中“縣城—中心鎮—農村”三級模式正向城鄉一體化轉變。以往新農村建設強調發展中心鎮,也要求金融支持小城鎮發展。但調查顯示,隨著農村路網建設、汽車的普及,城鄉的中間地帶中心鎮的作用在弱化,各項資源開始越過中心鎮向城市聚集。轄區以往重點打造的中心鎮出現不同程度的衰落。

  (四)鄉村振興的重點開始有所側重。由于鄉村的上述變化,大連鄉村振興的重點實際上已在調整。在貫徹國家五方面總體要求的情況實際上重點從三方面進行推進:一是統籌推進城鄉一體化。著力推動城鄉一體化、市場一體化,在發展“三農”的基礎上,開始推進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農村社會保障等縮小城鄉之間差距。二是開展一村一品建設。根據鄉村多樣化發展階段的不同,因地制宜,形成差異化。三是著力推進美麗鄉村建設。由于轄區農村多為丘陵地帶,隨著鄉村人口流失,傳統農業食物保障功能開始弱化,生態保護功能、觀光休閑功能和文化傳承功能得到凸顯,鄉村振興更為重要的是創建生態宜居鄉村、留住鄉愁,落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

  新變化孕育了新需求,金融需求呈復雜和多樣化

  (一)新型經營主體成為農村金融需求主體。傳統農村發展模式下獨立、分散存在的小農經濟正在逐漸融入適度規模化、專業化、產業化、合作化生產方式。以調研的一村莊為例,該村共有耕地4778畝, 2019年上半年集體耕種畝數達3100畝,預計至2019年年末集體耕種面積將達到100%。農村土地的集中化經營使得農村金融需求主體已由農戶為主向農民合作社、集體農場、集體經濟組織等新型經營主體轉變,金融需求也主要來自于規模拓展主導的發展型產業的金融需求,并呈現規模化、長期化趨勢。

  (二)金融服務出現綜合化趨勢。一方面,農村地區泛農業的發展,農村經濟市場化、產業化趨勢明顯,農村經濟主體逐步發展壯大過程中,出現了商貿、加工、運輸等為主的非農產業融資需求。另一方面,當前農村地區出現的龍頭企業牽頭發展農業產業化聯合體、農業產業化示范基地,導致出現了龍頭企業及其上下游的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農戶等全產業鏈綜合金融服務需求。

  (三)鄉村振興的金融需求行為較多具有低回報性、長期性。鄉村振興很多內容是難以通過市場化的機制、商業可持續的方式來推進的。如為推進農業綠色發展而實行資源保護與節約利用,推進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金融需求。從經濟效益角度而言,這些工程可能較多方面是長期低效甚至無效的,但在宏觀上、整體上對社會有利,某種程度上具有公共和準公共物品屬性、效應外溢性。但目前依靠縣區財政投資,難以完成這一任務。因此農村基礎設施的長期性建設不能全部依靠財政支出解決,需要金融系統提供低息、長期資金支持。

  新業態、新需求給金融機構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鄉村振興新的金融需求,是傳統金融機構熟悉而又陌生的領域。當前鄉村的金融需求已經不同于以往傳統的小農金融需求,而是新的經濟主體,其金融需求范圍、規模和內容均較以往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農村借款主體、范圍和規模的變化,需要金融機構進行產品、服務創新。對此,較多的金融機構仍處于探索之中,鄉村新型經營主體貸款難問題仍有待求解。

  (二)金融機構服務鄉村振興仍然面臨服務“三農”的障礙。雖然農村社會信用體系逐步完善,信息不對稱問題有所減弱,但在一個較長時期內,鄉村生產經營者的碎片化、信息積累不足等問題仍將存在。同時,在鄉村振興過程中出現的新業態、新型經營主體,仍然具有農業、農戶所具有的金融需求特征,仍缺乏商業銀行放貸時要求的法律意義上規范的抵押品。這就使得金融機構參與鄉村振興金融供給,仍然面臨抵押擔保障礙,信貸風險依然較高。

  (三)鄉村振興的金融服務需求主要依靠傳統金融機構滿足。鄉村振興過程中的各類業態和各類新型經營主體,具有投資大、周期長、風險高和回報低的特點。雖然資本市場是長期投資資金來源的重要渠道,但資本投資者所追求的一般是本金的安全和持續、穩定的投資回報,與鄉村振興的經濟績效有一定背離。因此,鄉村振興的金融需求主要依賴于銀行的間接融資,需要銀行機構尤其是政策性金融機構的支持。

  政策建議

  (一)多角度增加鄉村振興金融供給。扎實落實國家發展普惠金融的各項部署,大力發展普惠金融。一方面要發揮好大型商業銀行的作用,充分利用其資金、技術實力和業務創新能力,特別是其強大的業務網絡和互聯網金融平臺;另一方面通過貨幣政策、信貸政策、監管手段等引導支持地方中小法人金融機構業務轉型,堅持服務中小、服務“三農”定位,發揮好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在普惠金融中的作用。同時要引導政策性金融對鄉村振興提供長期、低息資金。

  (二)多措施推動農村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突破鄉村新型經營主體抵押擔保困境。大力發展供應鏈金融,推動更多金融機構利用農村產業發展成果,在“龍頭企業+農戶”“合作社+農戶”等產業鏈運行機制下,開展供應鏈金融,將鄉村振興經營主體的個體信用轉化為團體信用,通過構建信用共同體,實現金融機構與鄉村振興經營主體的順利銜接。繼續推動兩權抵押試點工作;支持大農戶、家庭農場、合作社、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和農村經濟組織進行風險管理,擴大農產品期貨品種和區域覆蓋范圍。

  (三)多手段解決金融支持鄉村振興風險較高,化解途徑較少的問題。金融支持鄉村振興風險管理是關鍵問題,由此導致貸款難成為長期現象。其中既有企業自身經營、管理等方面問題,如管理水平不高、財務信息不透明等;也有金融機構自身原因,如對客戶信用風險的識別能力和內部管理的操作風險控制能力較弱。在引導金融支持鄉村振興中,相關部門需同向發力,推進建立完善的信用擔保機制,以分擔銀行貸款風險,提高銀行發放貸款的主動性;規范發展融資租賃等金融服務,解決抵押擔保不足等問題;加強聯合懲戒,從源頭解決部分涉農企業主逃廢債問題;加強外部監管,提升金融機構風險控制能力等。

  (四)多維度構建金融支持鄉村振興的生態體系。大力改善農村地區金融生態環境,發揮征信系統在鄉村振興中的作用,進一步完善征信數據庫,適應農業經營主體的特點,擴展信用信息采集范圍,開展信用評價、信用培植,探索走出一條不同于城市的信用建設之路。在金融消費權益保護方面,扎實推進農村金融消費維權工作,暢通金融機構、行業協會、監管部門等金融消費爭議解決渠道,完善非訴第三方糾紛解決機制,促進金融部門與涉農主體之間互信合作,營造良好金融服務環境。

責任編輯:李昂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