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融資租賃CURRENT AFFAIRS
融資租賃 / 正文
更好融入“一帶一路” 租賃業亟待高質量“走出去”

  當前,租賃公司國際業務仍以提供融資的售后回租模式為主,在國內業務中探索和實踐的直租、經營性租賃等新業務在國際業務上使用很少,租賃功能發揮不充分,產能結合深度尚顯不夠。

  租賃公司在“走出去”的過程中也需要回歸融物本源,為客戶提供具有融資租賃特有屬性的整體解決方案,解決客戶“痛點”,發揮租賃價值,如此才有發展空間。

  近年來,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雙向投資不斷深化,共建“一帶一路”已取得豐碩成果。

  商務部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的投資累計已超過1000億美元,沿線國家對中國的投資也達到480億美元。今年1至10月,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的56個國家和地區新增投資合計114.6億美元。

  作為集合融資與融物、貿易與技術更新于一體的金融工具,融資租賃是產融結合的重要“推進器”,在服務“一帶一路”方面大有可為。然而,有租賃業內人士認為,融資租賃產業在服務“一帶一路”進程中仍存在一定程度的缺位,整體業務滲透率、規模、作用有待提升。在共建“一帶一路”持續推進的大背景下,如何更好地融入其中、尋找發展的戰略機遇、推動租賃產業高質量“走出去”,成為租賃行業共同面對的課題。

  租賃業服務“一帶一路”恰逢其時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6年來,已有137個國家和30個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197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共建“一帶一路”正在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邁進。

  基于“一帶一路”的推進實施和我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租賃公司開展跨境租賃業務也迎來了發展機遇。

  目前業內的共識是,“一帶一路”蘊含著租賃產業發展的廣闊空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催生了大規模港口、機場、鐵路、核電、電信等基礎設施建設新需求,而融資租賃公司具有連接金融服務和實體經濟的橋梁作用,在參與大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方面具備服務優勢。

  此外,中國電建集團租賃有限公司董事長許賀龍表示,將目光投向國際市場,做“一帶一路”業務也是融資租賃產業自身發展的需要。融資租賃產業天生具有全球化的特點,縱觀歐、美、日、韓等國家地區融資租賃產業的發展,基本上也經歷了外部輸入、本土成長、產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再對外輸出這一歷程。當前,隨著共建“一帶一路”向縱深推進,中國融資租賃產業也從輸入型產業逐漸走向輸入和輸出雙向發展,從這個角度而言,“走出去”是大勢所趨。

  當前,我國已有部分租賃公司在服務“一帶一路”方面先行先試。《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業內如工銀租賃、中航國際租賃、中車金租等公司均有所布局。據介紹,中航國際租賃在印尼、柬埔寨、格魯吉亞、阿聯酋等國家促成多個航空航運項目,發展跨境租賃業務,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航運產業發展。

  “走出去”需更好發揮融物功能

  共建“一帶一路”的持續推進,為租賃公司提供了國際化發展的重要機遇,但“走出去”也并非易事。

  我國租賃公司在服務“一帶一路”市場中也面臨著一些不確定性和挑戰。除了與跨境業務相伴相生的政治風險、經濟風險、法律風險等宏觀性共性風險之外,就租賃公司業務實踐而言,也存在一些短板。

  當前,租賃公司的國際業務主要集中在飛機、輪船、海陸裝備及大型施工裝備等額度較大、單體的租賃物上,還有很多租賃業務領域尚未涉及。此外,國際業務仍以提供融資的售后回租模式為主,在國內業務中探索和實踐的直租、經營性租賃等新業務在國際業務上使用很少,租賃功能發揮不充分,產能結合深度尚顯不夠。

  有業內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共建“一帶一路”目前的融資主體主要是政策性銀行和東道國的政府擔保資金,在這樣的背景下,融資租賃業務如果單單是提供資金的話,在渠道和成本上沒有優勢,而且將資金用到國外后,后續的跟蹤和監管也會成為難題。

  因此,跨境租賃并不是簡單地提供融資。許賀龍表示,租賃公司在“走出去”的過程中也需要回歸融物本源,為客戶提供具有融資租賃特有屬性的整體解決方案,解決客戶“痛點”,發揮租賃價值,如此才有發展空間。

  “走出去的不單單是資金,還應該有技術、服務、產業、標準等,這對于提升我國制造業影響力有重要作用。”在中鐵金控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資金總監皮越瀾看來,租賃公司要抓住“一帶一路”建設帶來的機遇,就需推動全產業鏈“出海”,助推中國制造和中國技術都“走出去”。

  循序漸進邁出國際化步伐

  用好租賃工具、更好地融入“一帶一路”,需要租賃業界的共同探索。

  有業內人士表示,國際業務本身就是產業比較優勢的轉移。對于租賃公司而言,做跨境租賃業務需要形成自身的產業比較優勢,因此,融入“一帶一路”的前提是根據自身資源稟賦,做出慎重的戰略選擇。

  “我們要一步步來,循序漸進地邁出國際化發展步伐。”許賀龍表示,租賃業務的國際化發展基本上都會經歷三個階段。在起步階段,境內的企業“走出去”,比較典型的做法是用國內的資金做國外項目,承租人和出租人在國內,推動產品和設備“走出去”。到第二階段,承租人在國內,實現境外融資,獲得相對較低的資金成本,服務國外項目。到第三階段,實現承租人、出租人和資金都在國外落地,我國的租賃公司在國外實現“本地化”,比如在當地設立合資租賃公司,從而可以避免租賃物的跨國轉移,也能更好地適應當地法律和政策要求,增加租賃業務服務的廣度和深度,推動跨境業務走向成熟。

責任編輯:韓勝杰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