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論道“新金融” 為破解融資癥結開藥方

  編者按 面對經濟領域出現的新問題新情況,金融業能否處理好助力穩增長與防風險的關系,是一個不小的考驗。時近年底,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金融機構多路徑探索、多措并舉、多點發力,為促進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發揮了重要作用。

  今年以來,銀行業開拓新視角,不斷加快新探索;找準新落點,進一步完善新布局;針對新問題,精準出臺新舉措,取得了有目共睹的實效——服務實體經濟質效不斷提升;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正在緩解,民營小微企業活力增強;有效應對了不同地區經濟領域出現的新挑戰。

  “目前實體經濟融資遇到的難題,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貴、融資難的問題,不僅是總量性、周期性問題,事實上,更多的是結構性、體制機制性問題。”近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在“第四屆(2019)中國新金融高峰論壇”上表示。

  2019年以來,我國金融部門不斷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成績斐然:穩健貨幣政策松緊適度,貨幣政策傳導效率提升;銀行貸款端利率下行趨勢顯現,支持實體經濟力度增強;社會融資成本穩中有降,服務實體經濟提質增效。

  然而,不容忽視的是,今年以來,受外部環境更趨復雜、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因素影響,我國實體經濟融資貴難題仍未破解。從實體企業感受來看,融資成本并未出現明顯下降,局部性社會信用收縮壓力依然存在。

  那么,目前我國實體經濟融資難、融資貴根源何在?金融業在為實體經濟提供融資過程中存在哪些“痛點”?又該如何解決?在上述金融高峰論壇上,來自金融監管部門、金融機構以及研究機構的專家和從業者進行了深入的探討,為解決實體經濟融資難題“開藥方”。

  實體經濟融資難的“結構性”問題突出

  回顧2019年全年,“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始終是市場熱議話題。實體經濟融資問題的“痛點”究竟在哪里?多數與會人士與黃奇帆持有相似觀點,即實體經濟融資“結構性”問題突出。

  “實體經濟融資需求得不到滿足,很大程度上是融資期限結構的問題。以銀行為主導的間接融資體系能夠提供給實體企業的資金期限受制于資金來源的期限。”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認為,在銀行的資金端,銀行客戶存款一般期限較短,而在銀行的資產端,企業一般需要的是中長期資金支持,這兩端的期限結構的錯配,導致企業感覺到融資難、融資貴。

  那么,如何解決這種結構性問題?“凡是結構性問題、體制機制性問題,主要還是靠中央提出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解決,因此金融機構要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政策、措施落實好。”黃奇帆強調。

  國務院參事、中國銀保監會原副主席王兆星表示,要完善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應進一步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繼續大力發展普惠金融,不斷完善房地產金融政策、金融宏觀審慎管理、金融機構的法人治理結構及金融監管體制,通過不斷地改善和優化金融供給結構,更好滿足實體經濟的合理需求,促進經濟和金融的高質量發展。

  曾剛建議,融資結構只有長短結合,才能不斷改善金融供給結構。“長期來看,我國應大力推動直接融資市場的發展,把包括股權融資市場在內的長期融資市場發展起來。短期來看,應進一步提高流動性調控的綜合性:一方面,宏觀金融政策對于流動性的調控需要更加精準;另一方面,可以考慮試點或者進一步推進商業票據的發展,構建以商業票據為基礎的流動性投放機制,通過加大對商業票據的貼現和再貼現,提高流動性供給的精準性。”

  謹防局部性信貸收縮

  “在目前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的背景下,我國確實需要謹防出現貨幣信貸過度收縮的現象,或者也叫做局部性信貸收縮。” 銀保監會國有重點金融機構監事會主席于學軍表示。

  在論壇上,于學軍用一組數據說明了近兩年全社會融資結構的變化:2018年,全國社會融資規模約19.26萬億元,比上年減少14%;與此同時,人民幣貸款在總額中的比重由2017年的71%提高到81%。

  這意味著,在近兩年全社會融資結構中,人民幣貸款和債券市場的融資明顯上升,其他項目則有所下降。“這使較易獲得貸款或有發債資格的融資主體有所受益,而難以貸到款和發不了債的企業融資環境愈發復雜。”于學軍表示。

  中國光大集團副總經理付萬軍認為,為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下一步需要關注兩個方面問題:一是貨幣政策還存在傳導不暢的現象,中小企業融資難尚未得到根本性緩解,未來在MPA考核、定向降準,或擴展央行低成本資金供給工具的范圍等手段上可進一步精準發力,疏通貨幣政策的傳導,引導資金流向實體經濟;二是加快推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來助力實體經濟。

  此外,黃奇帆提出,同時也要看到,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不能簡單歸結為銀行業金融機構“惜貸”,另外一部分重要原因在于部分中小企業負債率高企,有的甚至高達80%以上,信用不到位自然導致金融機構天然、本能地回避對其進行金融支持。因此,在經濟順周期的時候,要警惕企業高負債現象。

  科技為金融服務實體 賦能仍待探索

  與會專家認為,目前,金融業正在經歷歷史性巨變,金融與科技深度融合。智慧銀行、開放銀行等新興銀行模式相繼誕生,各類金融機構迎來數字化轉型機遇。向哪轉型?如何轉型?科技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賦能,還在探索之中。

  值得關注的是,近年來,一些金融“創新”脫離了服務實體經濟。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李東榮在論壇上強調,任何金融創新若脫離實體經濟的客觀需求,就會偏離方向、違背規律,從而走向或自我循環、或過度膨脹、或非理性繁榮。只有真正符合實體經濟、符合經濟規律、深耕業務場景的金融創新才可能有持續的生命力。

  “發展金融科技要始終堅持以服務實體經濟和人民生活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切實抓住經濟社會和人民群眾最需要的金融服務場景,提供接地氣的金融服務,從而不斷提升金融科技供給對多元化需求的適應性和有效性。”李東榮認為。

  中國銀行首席科學家郭為民則表示,傳統銀行要實現數字化轉型,必須解決好兩個問題:一是“大到不好變”的問題,二是“晚到變不了”的問題。目前銀行創新步伐雖有加速,但推動以客戶為中心的數字化轉型仍然存在個性與標準、封閉與開放、線上與線下、協同與分散、體驗與風控、敏捷與穩健六大矛盾與困難。

  “在實施路徑上,關鍵是要樹立以客戶為中心的經營理念,推行扁平化的敏捷銀行管理模式,通過推動渠道、產品、生態、營銷、風控、運營六大領域的數字化轉型,最終實現前臺融入場景、觸角廣泛,中臺敏捷迭代、智能定制,后臺集中高效、整合協同。”郭為民說。

責任編輯:韓昊
荣鼎彩网站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