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幾家抬”逐漸形成合力
民營小微企業融資狀況持續改善

  今年前三季度,民營企業貸款新增3.1萬億元,同比多增5516億元;普惠小微貸款新增1.8萬億元,是2018年全年增量的1.4倍。截至9月末,民營企業貸款余額為45.7萬億元,普惠小微貸款余額為11.3萬億元,支小再貸款余額為2634億元。

  前三季度,包括民營企業和個體經濟在內的民營經濟納稅人新增減稅9644億元,占新增減稅總額的64%;小微企業普惠性政策新增減稅1827億元,其中民營經濟新增減稅1619億元。

  以上數字,只是2019年以來貨幣政策、財政政策雙管齊下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的一個縮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此表示,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政策持續發力,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力度不斷加大。

  在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下,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更大規模減稅降費等一系列利好措施年內持續落地,有效激發了民營和小微企業發展活力和內生動力。

  同時,貨幣、財稅等部門綜合施策,健全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商業可持續機制,共同為“小企業”搭起“大舞臺”。

  融資支持增上去

  對民營和小微企業而言,如何順暢獲得金融活水滋養是其發展的重要支撐。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強調,要優先解決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甚至融不到資問題,同時逐步降低融資成本。為此,人民銀行綜合運用多種政策工具,強化信貸政策引導,推動金融機構優化信貸結構,積極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不斷加大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力度。

  “盡管貨幣政策是總量政策,主要著眼于總需求,但央行仍力圖通過有扶有控的政策導向,在結構調整上下功夫。”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分析師王靜文對《金融時報》記者說,今年以來,人民銀行通過構建完善“三檔兩優”存款準備金政策框架,擴大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覆蓋面,繼續發揮好支小再貸款、再貼現、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的定向調控、精準滴灌作用,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等辦法,降低實體經濟特別是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不僅如此,人民銀行改進完善宏觀審慎評估(MPA)相關工作,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等的支持力度,堅持用改革的辦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比如,將定向降準城商行使用降準資金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情況納入MPA考核,于今年年底前落實到位;自2019年三季度評估時起,將LPR運用情況及貸款利率競爭行為納入MPA的定價行為項目考核。

  利用債券市場拓寬資金來源渠道也是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題途徑之一,主要包括支持民營企業債券融資、加大小微企業專項金融債券發行力度、拓寬商業銀行資本金補充渠道。據統計,截至2019年9月末,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累計支持70家民營企業發行債務融資工具567億元;已發行小微企業專項金融債券1508億元,比2018年全年發行量多263億元;已發行商業銀行永續債4550億元。

  “進一步強調對小微民企的支持,降低其融資成本,非常必要且及時。”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當前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增加,我國要進一步保持經濟平穩健康增長,民營和小微企業在下一階段穩增長中將發揮關鍵作用。

  據了解,人民銀行將聯合相關部門持續推進構建競爭充分、成本適度、風險可控的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長效可持續機制。一是要指導金融機構堅決貫徹“兩個毫不動搖”和“三個沒有變”,堅持競爭中性原則,避免所有制歧視。二是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疏通政策傳導機制,構建差異化、多層次小微企業金融服務供給體系。三是要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完善債券市場體制機制,大力發展股權融資,拓寬小微企業資本補充渠道。四是要持續優化金融生態環境,推動改善營商環境。

  稅費負擔減下來

  江蘇省東海縣是聞名全國的“水晶之鄉”。目前,全縣有5000余家水晶加工企業,帶動近30萬人就業,年交易額達200億元,電商交易額超80億元。

  在當地著名的東海水晶城,3000多戶水晶商家以及絡繹不絕的客流讓6000多平方米的交易大廳熱鬧非凡。這其中,97%的商戶能享受小微企業普惠性減稅政策,每月減稅共計200余萬元。“減稅為企業節省了資金,拓展了發展空間。”東海縣至善坊水晶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孫睿就是這“97%”中的一員。

  小微企業是發展的生力軍、就業的主渠道、創新的重要源泉。作為更大規模減稅降費“先手棋”,2019年1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推出小微企業普惠性減稅措施,將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免稅標準從3萬元以下提高到10萬元以下,放寬企業所得稅小型微利企業標準并加大優惠力度。

  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近日發布的《中國增值稅減稅政策效應季度分析報告》顯示,提高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免稅標準,顯著改善了月營收3萬元至10萬元的企業經營狀況。這部分企業營業收入提升幅度高達8.7%,盈利水平提高幅度在1.5%左右。

  在王靜文看來,減稅降費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的一大亮點,也是激活市場主體活力的關鍵一環。通過減稅降費真正讓中小企業“輕裝上陣”,才能讓他們更有生命力和競爭力。

  比如,關于企業所得稅優惠,新政放寬了小型微利企業標準,擴大了小型微利企業覆蓋面,并加大了減稅優惠力度。其中,小型微利企業年應納稅所得額、從業人數和資產總額標準上限改革前分別為100萬元、工業企業100人(其他企業80人)和工業企業3000萬元(其他企業1000萬元)。改革后,政策明確將上述3個標準上限分別提高到300萬元、300人和5000萬元。

  “在一年前的民營企業座談會上,我作為唯一一家與會的環保企業負責人發言。如今,進一步減稅降費政策有效落地,民營經濟真是迎來‘大禮包’。”安徽艾可藍環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屹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公司2019年預計減稅規模為2200多萬元,節省下來的資金全部投入研發創新。艾可藍已先后入選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和2019世界制造業大會企業成長之星名單,在環保行業走出了一條特色之路。

  稅務總局減稅辦常務副主任、收入規劃核算司司長蔡自力表示,減稅降費政策增強了創業意愿,提高了市場主體活躍度。據統計,前三季度,全國新增市場主體(含個體工商戶)辦理過涉稅事項的有776.7萬戶,月均新增86.3萬戶。

  “幾家抬”打好政策組合拳

  實際上,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不是一個部門能單獨解決的。“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不能只盯住貨幣政策、信貸政策。紓困民營和小微企業,應多部門聯合,綜合施策、精準發力、協同推進,同時探索和建立長效機制,保證政策實施的連續性和穩定性。”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向《金融時報》記者表示。

  因此,繼續發揮好“幾家抬”合力,深化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成為今年以來宏觀政策的一個實施方向。以“財稅+金融”政策為例,將符合條件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貸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單戶授信額度上限提高到1000萬元,對貸款擔保損失或計提的損失準備金在所得稅稅前扣除;對擴大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規模、降低擔保費率等政策性引導較強的地方進行獎補;對小微企業實行普惠性稅收減免,加大對創投企業所得稅減免支持;持續加大對普惠金融發展專項資金支持;加大金融企業考核激勵,將服務小微企業成效作為金融機構績效評價的重要加分事項……這些措施都對金融機構增加貸款意愿起到了很好的激勵作用。

  另外,推動發揮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和政府性融資擔保作用,鼓勵金融機構加大與政策性融資擔保公司合作,合理確定風險分擔比例,不斷提高小微企業融資可得性。人民銀行聯合財政部、人社部推進創業擔保貸款擴面增量,為符合條件的小微客戶提供擔保和貼息支持。截至2019年9月末,創業擔保貸款余額為1381億元,同比增長32.7%。

  值得注意的是,為持續優化營商環境,有更多合力在共同保障民營和小微企業健康發展。縱向看,國務院清理拖欠民營企業、中小企業賬款工作有序推進,各級政府部門也不斷加強對中小企業的發展引導、政策支持和培育服務。橫向看,發展改革委精簡投資項目審批程序;工業和信息化部推動小微企業創業創新基地發展,為小微企業提供信息咨詢、法律培訓等服務;司法部創新拓展公共法律服務,保護民營企業及企業家物權、債權、股權等合法權益;農業農村部明確金融支農的重點領域、重點產品、保險政策,引導金融機構加大支農力度;人民銀行試點取消企業銀行賬戶開戶許可;稅務總局進一步精簡辦稅資料;市場監管總局積極推進“多證合一”改革。發展改革委和人民銀行還聯合加強和規范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制,推進中小企業信用體系建設,改善銀企信息不對稱問題。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傳達的一個理念是‘依靠改革開放激發市場主體活力,依靠市場主體活力頂住經濟下行壓力’,而中小企業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生力軍,只有中小企業健康發展,才能確保市場充滿活力。”王靜文說,這就凸顯出“幾家抬”支持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意義所在。

責任編輯:楊喜亭
荣鼎彩网站开发